瞬间那窈窕身影被人们用相机频频地留存了下来

    已经立冬了,然而这样的季节给我的仅仅是概念上的过度而已,与秋天几近于一个角色,没有些许的变化。在这个校园里四季给人的感觉总是朦朦胧胧的,没有固定的时间演替,一年里都是蓊蓊郁郁,至于秋天里落叶缤纷的景色也变成一件罕见的事情了。在我的意识里竟渐渐的抽象起来,秋似非秋,凝结着夏天的晨露、又绚丽着春天的轻俏、也摆弄着冬日里冷冷峻峻的风姿,这便化作了一位妙龄少女怜惜妆扮,娜娜婉婉,袅袅依依,素颜清殇,携着俏皮的风儿,在这儿,那儿点缀着夺人熠彩的光景。
    行人于是无心醉梦与这个季节里蕴发的光柔,飘然的叶子在你我的眼前悠悠扬扬,或躺、或卧、或旋转、或垂直下落,这些田田而印着余晖的初黄之叶于梦幻的彩蝶与蜜蜂间抖落了那一身轻轻地思念,而欢快地荡漾着春风拂面的惬意。在路人面前摆弄着画卷般的可爱。瞬间,那窈窕身影被人们用相机频频地留存了下来。或许,这上天注定的凋谢并不是在一个忧伤的季节,而是有着和谐,有着美丽舞姿有着迷人凄美的冬秋笼络地肩膀下展开的一场自然而具有生命意义的舞会。